• 2012-11-22

    你本来挺美 - [红薯命]

    -“奈特,劳驾再来一杯。”

    -“该适可而止了吧。”

    -“噢,别为我担心。你只需要提醒我什么时候是六点一刻。来吧,奈特,一块喝。一杯琼液一段梦。”

    -“不,谢谢。”

    -“你滴酒不沾?”

    -“沾,可不是你那个沾法。”

    -“我的沾法会让我肝硬化,对吧?会让我的肾脏变成糟腰花。一定的。但它能激发我的才思你们就不问了。就好像压在气球上的沙包被搬走了,气球飞起来了。我一下子冲出凡俗。信心来了,无比的信心。我可以在尼加拉瀑布上面走绳索;我成了一个伟人;我就是给摩西按胡须的米开朗基罗;我就是把阳光画活了的梵高;我就是弹奏“皇帝钢琴协奏曲”的赫洛威兹;我就是演谁像谁的基昂·巴利莫尔;我就是耶西·詹姆斯和他的两个兄弟;我是他们的三位一体;我是莎士比亚,你看店外面,那已经不是第三大道了,那是尼罗河,河上,克娄巴特拉女王的巨舰正在巡航。你过来:
    紫色的帆蓬,香遏云霄
    相思的和风,阵阵袭来
    整排银桨
    在笛声的伴奏下,敲击河面……”

    ——《失去的周末》


    不喝咖啡会死君不是言重,一天早上不喝就没有灵魂,冒着生不出小孩皮肤变黑胸部变小的危险天天劝不醒。没错,上坡路超市1块钱一包的便宜货雀巢就是每天工作的好开头,连骂小胖子都可以多想出几个形容词。但是海底一旦喝完,如果在网上碰到咖啡这两个字我就觉得恶心,咖啡配小清新宅女宅家伏案的图真恶心,连电台都动不动就“冲上一杯咖啡,打开收音机,看着窗外的阴雨绵绵……”我就想骂人。咖啡,明明是有神奇作用的琼液,现在居然穿了件波点加格子的原木色睡棉衣!好!挖!心!

  • 2012-10-31

    去Boracay Ⅲ - [红薯命]

  • 2012-10-30

    去Boracay Ⅱ - [红薯命]

  • 2012-09-24

    去Boracay Ⅰ - [红薯命]

     

  • 在养育我的艰辛道路上,姑姑有重大的贡献。我和堂妹一起度过的童年中,年轻的她也难免偏心,也曾唉叹过自己像游走戈壁含泪的歌女,但长大后对她的恩德本人一直铭记在心。可惜我能力有限,人也不聪明,这个年纪却对很多善良人对我的厚爱无以为报:能做的实在有限到羞臊。直到……

    这次难得去姑姑家一起给奶奶祝寿,临走姑姑塞给我1千块钱——再次出于一个长辈对儿女们的关爱。当然被我斩钉截铁的回绝了,我强忍着眼泪被刺激到一坨事情:正是这我根本不放在眼里的1千块钱,会让我感到自己是个货真价实的穷逼,会让我感到仅有一点点自欺欺人得来的自信消失全无。我想到自己的追求——连毛线的意义都不如!各种关于“莽拟”的民间概念立马浮现在我的脑海,闪着金光——有爹,有莽拟,天天晒写真。没有2奶头脑又没有2奶姿色还错过2奶年龄的中青年只能苦中作乐谈特么理想。谈理想谈得比恋爱还长,尼玛连个电视机都买不起的我,难道此生一定要在无边无际的可笑的诗意中度过么。

    头疼。

    配个在老大车上听来的潇洒歌当背景(RUSSIAN RED-THE SUN THE TREES),不然实在是难以承受这个悲点。

    “梦是好的,否则,钱是要紧的。”——(伟大课本领导人)鲁迅